媒体报道

首页>>媒体报道>> 正文

【福建日报】指尖生花,毫厘之间绽芳华

发布日期:2024-05-24 作者: 来源: 点击:

近日,在福州举办的2024中国工艺美术博览会上,老工匠们以“天工巧作”令“福”地生辉。

在这一场权威性、规模性、影响力居全国之首的工艺美术博览会上,超过1000名工美大师和大国工匠亮相,超过12万件各地特色展品风采互鉴、交相辉映。

艺苑争芳中,来自八闽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福建工艺美术大师用巧手、锋利刻刀,创造出锦绣炫彩的作品,蕴含着中华民族五千年的人文风骨;在入古出新的跨界融合中,传统工艺美术之花绚烂绽放。

定力如磐石

在一众展馆中,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陈礼忠艺术馆稳占“C位”。步入福建馆,右手边就能看到各类构思精巧、工艺不凡的寿山石雕作品。

陈礼忠的新作《安居》巧夺天工。菊花以洒脱之态傲然开放,花朵大而活泼,层层叠叠,渐次打开,花瓣柔美而富有动感,两只鹌鹑停在一旁,双眼明亮而深邃,羽毛之间衔接紧密。

“山河无恙,人间皆安。”这是陈礼忠在疫情后,透过《安居》作品给予祖国和人民最深的祝福。

“天有时,地有气,材有美,工有巧。”《考工记》里的这句话也是陈礼忠声名鹊起之路最好的总结。如今,陈礼忠已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寿山石雕的代表性传承人。可少有人知道,千禧年的除夕夜,他却是靠借来的1000元钱过了个年。

窘迫,只因陈礼忠倾尽所有,买了一块石头。1995年夏天,27岁的陈礼忠在福州晋安区寿山乡寿山村看到了一块五彩斑斓的巨型鸡母窝,高达1.4米、重达600公斤。

花费12万元。这价格,当年可以在福州市中心买套房子。“太美了!我的血液在身体里沸腾,我知道我不能失去它。”陈礼忠回忆道。

他也曾因这块石头饱受同行的质疑,因坚持艺术创作拒绝甲方“指点”,令即将到手的订单打了水漂。但在2001年,《春声赋》破茧而出,惊世骇俗。

此后的故事被人们熟知。2010年,《春声赋》曾以镇馆之宝的身份亮相上海世博会福建馆,官方以1.3亿元的价格为其投保。

从“守之”到“创物”,这几乎是所有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走过的路。

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闽派牙雕的传薪者宋春国,在正式接触牙雕前,曾耗费一年时间,专注于磨刀。“心性若不坚定,连牙雕的门槛都摸不到。”

自幼随父在莆田工艺一厂学习雕刻,宋春国曾辗转于石雕、木雕、牙雕车间,最终集百家雕艺之所长,研创了“琳珑细透”牙雕技艺——融汇了圆雕、平雕、透雕等雕刻手法,其作品呈现出“雅、润、精、逸”的艺术风格。

宋春国的代表作之一《百骏图》,是按照清代宫廷画家郎世宁《百骏图》原画作1∶1进行再创作。自2013年起,他带领团队夜以继日,历时近4年才完成。这个作品重达500公斤、长4.8米、高0.7米,成为世界上面积最大的象牙雕刻作品,获得扛旗世界纪录。

为创作寻找灵感,宋春国如今仍保持着翻阅古籍、观看展览的习惯。他对这门手艺的热爱始终不减,直言:“要想把这一行做得长久,离不开耐心与细心,更要有坐得住冷板凳的定力和韧劲。”

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谢松青也持有同样观点。谢松青从小就接触建窑建盏,耳闻目睹使他走上了建窑建盏和其他陶瓷工艺制作之路。

一方山水养一方人。建盏产自建窑,建窑是我国著名的古窑之一,现有大量遗址位于南平市建阳区水吉镇后井村一带。在谢松青的记忆里,小时候,山上、田里、路边可见大量散发着晶莹光彩的黑碗残片,家中装食物的器皿很多都是建盏;长大后,建盏成为他浓浓的乡愁。

他几近痴迷,从收藏、鉴赏、烧制建盏,到传承、恢复、光耀建盏文化,以传统龙窑柴烧建盏,成功地烧制出可与宋代建盏相媲美的建盏,创办了第一个非国有的建窑建盏博物馆。

在各自领域有所成就后,不遗余力地让老工艺传下去、火起来,成为工艺美术大师们共同的追求。数据显示,目前,全省累计60人获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826人获评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1307人获评福建省工艺美术名人。

薪火永相传

年近花甲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林建胜在徒弟兰全盛的展位上紧张地搓着手。然而,真正接受“考试”的,却是他的徒弟兰全盛。“虽然接受考试的是徒弟,但同样也是对我们师徒技艺传承的一种考验。”林建胜说。

此次,兰全盛带着两件作品参加“百鹤杯”工艺美术设计创新大赛,这是工艺美术界最重要的比赛。大赛设“金鼎奖”“百鹤奖”“新锐奖”三个层次奖项,相当于金、银、铜奖。兰全盛的目标是获得好奖项。

“他曾获得‘全国技术能手’称号,这个可不好得。这次参加‘百鹤杯’创新大赛就是想获得大家对自己作品的认可,再努力拿个奖。”林建胜笑着说,言语中满是对徒弟的赞美之词。

出生于1981年的兰全盛有20余年的制陶“工龄”。2007年,他进入泉州工艺美术职业学院学习陶瓷雕塑时,认识了林建胜,两人交谈甚欢、相识恨晚,其间他逐渐感受到德化传统陶瓷雕塑的独特魅力。3年后,兰全盛毅然辞去小工艺品创作设计工作,向林建胜学习求教德化传统陶瓷雕塑技艺。

“您的这位弟子花了多久时间出师?”记者问。

“8年。”林建胜说。兰全盛是一名颇有天赋的学生,但出师也要8年。

在艺术的世界里,大师和匠人的分水岭从来都是决绝的。

工艺美术讲究“因材施艺”。林建胜曾在泉州工艺美术职业学院任职,后又担任福州大学、福建商学院等客座教师,桃李满天下。“一间坐满50人的大学教室里,首先让学生用泥塑临摹一个作品的基本型。作品达8分以上的学生,就是天赋型选手,再加上后天努力,或许可以成为大师。”

这样的人,不到五分之一,但也比“60后”林建胜那个年代的比例高得多。

即便如此,现在还是存在着传统工艺美术后继乏人的现象。“学生教过数千个,但仍然坚持从事陶瓷行业或者从事与之相关行业的学生,仅十分之一。”林建胜说。

在中国三大古瓷都之一的德化,陶瓷已串起了一条500多亿元的产业链。2023年,规上陶瓷企业产值占全县规上工业企业产值的77%。

换言之,与其他的工艺美术品种相比,陶瓷雕塑已是当中的佼佼者。

对此,宋春国感触颇深。“大学学习4年,学徒再当6年,牙雕手工艺者想要出师,至少需要10年。学徒在学习过程中,人才流失率达30%,学徒最终成为大师,10个人里仅有1人。”

传统工艺需要一代代年轻人的传承。如今,几乎所有的工艺美术大师都选择收徒传艺,倾囊相授。

来自莆田的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黄福华通过大师工作室与高校合作讲学、社会传承、工厂传承的方式,培养了行业人才上千人,还以丰富的课余活动为载体,开展榫卯结构、木工工具、手工体验、仙作故事等传统文化进校园活动。“要以孩子的兴趣为导向,创新载体与游戏的形式相结合,让孩子在玩乐中了解非遗技艺,感受民族文化。”

大浪淘沙,仍然有一些“后生”被传统工艺美术的魅力深深折服。

黄福华说:“在仙游有很多红木三代、四代,甚至五代。我们也曾有过断链的阶段,很多孩子不知道什么是榫卯,什么是锼空、镂空,什么是浮雕、通雕、浅雕、阴雕。现在许多年轻人接过父辈的接力棒,继承父辈的手艺,推动仙游红木文化传播。我们感到很高兴。”

记者还在陈礼忠艺术馆见到了“00后”毕业生陈葆掬,这也是陈礼忠最近收的一个小学徒。谈及选择这个行当的原因,陈葆掬说:“色彩对人的感官刺激是最为直接的,寿山石天生便能‘以色夺人’,拥有更丰富的情感和艺术表现力。”

“在福建技术师范学院上大二时,无意了解到陈礼忠大师为了更好雕刻鹰这一翎毛类动物,曾畜养了十几只鹰,悉心观察其栖息动态和习性,创作了一系列目光如电、炯炯有神、爪力雄劲的雄鹰形象。”陈葆掬相信言传身教的力量,在她看来,工艺美术的生命力始终在传承与创新中延续。

原文链接:https://fjrb.fjdaily.com/pc/con/202405/20/content_366813.html

Baidu
map